笔趣阁 > 未分类 > 归去来兮凤凰还 > 第一章 初至花千
    一行人不紧不慢的赶到花千都城——凤都,已经是快一个月后的事了。.
    花千的民风与辰渊大相径庭。这里男子出门多戴面纱,或者穿着极为保守的衣服,但并不是哪里都这样,在花千的都城——凤都就好上很多。而女子则是要多风骚就有多风骚,若是初来花千的外来人士,不定会以为这些女子都是出来招徕恩客的。与这些作风大胆的女子相比,章台琦真真算是上是个正经女子了……
    这一路上倒是没遇到过什么打劫的,估计她们队伍气势太庞大了,倒是救了不少个晕倒在路边的旅人。由于路过很多边陲小镇,凤兮终是体会到了穿越以来头一次的欢欣雀跃。之前一直被困在皇宫里,人生地不熟的,又不敢随便乱跑。出来了才觉得这片大陆竟是意外的山清水秀,民风淳朴,像极了陶渊明笔下所述的桃源之地。这一切还要归功于凤花千与宫辰渊。以前的苍泽大陆是小国林立,国与国之间混战不休。凤花千与宫辰渊当上君主后,南征北伐,吞并了不少小国。虽然之后还残余些国家,但都不是好事之徒,各自归顺,年年朝拜。且两人一个男尊,一个女尊。各自定下规矩,以后不论谁攻打谁,都不可伤及无辜百姓。两军于凤尾坡一决高下即可,输也要输得有风度。因此凤尾坡就成了一块人烟稀少的荒地,但同时也成了军事重地和旅游胜地……
    说起凤尾坡,凤兮就忍不住想要淡淡的忧桑。不知道哪个该死的不长眼的竟然把兼葵挖的连根都不剩。亏她还不死心的逗留了几日想要看看有没有漏网之鱼神马的,结果某个魂淡比她还绝,许是怕留下什么种子,能长兼葵的地儿都给翻了个遍。即使是凤兮这种前世没怎么骂人的姑娘,当时都忍不住文明的骂了句,我去年买了个表&的珍儿又很担忧的观察了她一阵儿 ……
    她事后也有问陆青央还有没有其他补救办法,陆青央只叹是天意啊天意。也许是有其他更妙的法子,只是他水平有限,还不知道而已。而在此之前,同房什么的怕是不可能了……
    一路上一直默然无语尽职尽责跟随保护且好几集都没出场的莫妄同学,虽然对此事不置一词,但凤兮觉得,他盯着自己的眼神越发的哀怨了……
    于是她再次确定,她跟这群人不是一个次元的。
    凤兮觉得自己有必要做一个测试,她似乎是对那种强壮又很男子气概的反应就很大,如不幸的宫曜天同学这种。而对那种瘦弱的一阵风要吹倒似的娘炮倒是无感的多,如凤都街上热情奔放的骚年们。
    虽说那种英姿勃发的妹子才是花千众男的审美。但是如凤兮这种,娇花照水般的琉璃美人,面上虽是柔弱了点,周身散发的气度可是不输他人。有的时候,有些人,单凭一个眼神就能震慑人心。凤兮无疑是这种类型。只是她不是吓人的,而是招人的……
    抵达皇宫已是夜里。照理说她们风尘仆仆一路赶来,应该好好歇一下明日再正式拜见。但花千女帝似乎并不像传言中那样,对她这个质女冷淡之极。一听到章台琦回来复命,便停下手头批改奏章的活,急诏其觐见。
    因为是初次见面,凤兮还是抽空换了件衣服的。一袭素雅水蓝纱衣,看起来清媚又不失婉约。
    而此时的花千女帝,若是不知其身份,只会让人以为是个气度极其威严的貌美女子。凤氏一族,从不缺美人。而此刻的她,虽按捺住内心激荡不已的心情,眼睛却将将要透出湿意。
    这是,他与她的孩儿啊……
    “兮儿,叫朕一声母皇……”
    凤兮真心不懂这女帝话里隐隐的激动是什么意思。不过自从刚让她抬起头后,女帝的眼神就很复杂。许是透过她在看什么人?
    “母皇……”
    “哎……”应了一声,喉头竟有点发涩。不想在他人面前失了礼仪,凤语兰掩住情绪,不无关切的问道:“你在辰渊,过得可还好……”
    话一出口就有点后悔了,若是好,怎会传出她差点重伤不治的消息。暗恨自己今日的语无伦次,却听自己那多年未见的女儿淡淡道:
    “儿臣甚好。”
    这话听着有点负气,凤语兰又怎会听不出,只是她不但毫无一丝怒意,反而盈满了一腔的愧疚。
    “是母皇,让你受苦了……”
    这下不只是凤兮,连一旁围观的章台琦和陆青央都有点诧异了。虽然女帝召见了他们可实际上一见凤兮完全无视了他们还存在着好吧,以前只道是皇女不受宠才会被扔到那里去。现在看来,莫非当年的事另有隐情?
    凤兮也觉得奇怪,许是因为身体原主与着女帝有着血缘之亲,她情不自禁的也带上了对其的愤恨与委屈。她作为穿越还魂之人,过的自是还好,可她真正的女儿,却饱受欺凌。现在做出这种姿态,又是何意?不过观其模样,这女帝倒不像是那种被枕边风吹的不知方向的人啊……
    “母皇言重了。”这身体原主幼时怎样她不知道,反正她与这女帝却是亲厚不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