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未分类 > 民女暴踢摄政王 > 沉睡
    距离家的视线越来越近,月宝児的眼神就越来越显的模糊不清,此刻的她整个人虚弱的像要随时的倒下。
    “不,我绝不能晕过去,我要撑住,撑住······”喘息起伏不定,仿佛要消失于世般喃喃低语。
    迈着飘忽的脚步,一步一步又一步艰难地走着,终于在靠近家门较近的地方倒下,月宝児在最后的一丝视线中,她似乎模糊的看见一个渐渐接近自己的人影。
    依靠在大树底不知多时的凌悠扬,双手环胸闭目养神,谁知刚一张开眼,就见自己正前方一个脸色苍白的人晕倒在地,于是乎,他不做多想的快步走过去救人。
    在靠近她身边的凌悠扬,脸色突地一变,不做多想的蹲身抱起已晕睡过去的月宝児,转身运用轻功把她抱回家医治。
    一身散发着阴郁气息,眼眸透着无法见底的深郁,他一脚踹开她的房门,两步并三步来到床边,动作轻缓且温柔得将她放置床上,再用内功千里传音告诉自己的好友兄弟,让他立刻去找大夫来,并不可把这件事宣扬去出,而为于自己,则是寸步不离的守在她的身边,观察她的状况。
    凝视着床上的佳人,凌悠扬皱蹙眉峰,回忆着她一颦一笑,她生气、凶人、跺脚、撒娇、哭泣······等等蛊惑人心的神态。
    可此刻的她却气息微弱的躺在床上,原如玫瑰般的颜容,现变得苍白无血色,美丽诱惑人心的眼眸,如今也紧紧地闭上,平日总是能让他百感交集的樱唇也以合上。
    他轻轻地落坐在床榻上,动作极为轻柔地握起月宝児的小手,霎时,一股凉到刺骨钻心的感觉,让凌悠扬的神情变得更加难看,心也一阵阵地揪痛着,不做多想,他运用内力把体内的真气一点点的传输给她,希望借此能让她的身体不再如此之冰凉。
    凌悠扬把体内一半的真气输送给她,便收回手打坐在床榻边闭目养神,等自己体内的真气能从新运行后,睁开眼眸,查看她是否转好些。
    敛眉,他凝望着脸色渐渐恢复血色的月宝児,神色稍微转好了些,但还是很吓人。
    “悠扬,我把大夫请回来了。”人未到声先到,一脚刚踏进门槛,祈枫就嗓门大的喊道。